maf76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246章 父女翻臉讀書-dupvn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小姐,这次便宜了二房!”
“说清楚明白点。”
“唉,是二房田姨娘借助老祖宗的死,奔丧回来了。”
所以一个原本应当在乡下的人,得了机会回了相府。
“挺好。”
现在回来,总比等倪月霜成了妃子时,再回来要好对付多了。
不过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留着她的性命,让她卷土重来。
听说倪月杉回来了,苗媛派人传了倪月杉过去,询问倪月杉宫内发生的事情,得知没降罪,只是婚期推迟,苗媛还是有些介怀,总觉得这是处罚。
三日后,倪月杉带着一些小物件到了二皇子府。
猎图腾
“知道你什么东西都不缺,但身为你的未婚妻,怎么着也该关心关心你,为你准备一下出门必备用品,有水壶,汗巾,镜子……”
景玉宸有些意外,倪月杉这么细心?
“好,多谢小月杉,每一样,本皇子都会特别爱惜的,只是本皇子觉得这些都是次要!”
倪月杉在旁边的椅子坐下,好奇的问:“那什么最重要?”
“自然是你,本皇子需要一件定情之物!”
他伸手将倪月杉簪子取走,墨黑的长发倾泻而下,将白净的小脸,承托的愈发白皙。
倪月杉墨黑的潋滟水眸泛着讶异,正奇怪的看着他,景玉宸嘴角扬起一抹笑来:“别肉疼,本皇子与你交换!”
景玉宸将他头上的发簪取下,递给倪月杉:“我们交换了定情信物。”
“那我送给你的扇子算什么?”
“若是冬天,本皇子拿把扇子奇不奇怪?女人的簪子不同,本皇子只要拿出来,别人就知晓,本皇子是在思念一个女人!”
他说的十分得意,将倪月杉的簪子小心翼翼的放入怀中。
网游之宠物天堂
倪月杉愕然,似乎有那么一点歪理?
“好吧。”
她将发簪同样收入怀中:“那你究竟是去哪里?我可以在三个月内去找你吗?”
“不要来,三个月很快就会过去的!”
倪月杉有些许郁闷,“好吧,在外注意身体。”
最后倪月杉给景玉宸伤口上了药,人便离开了。
游四国
回到相府,才知道,田悠从田家回来了。
倪月杉神色平静,没打算主动去见田悠,到了晚膳时,下人过来叫她去饭厅用膳。
到了饭厅才得知,一家人都在,包括苗媛。
苗媛身子虚弱,能让她来饭厅用膳的,要么是倪高飞主动要求,要么就是她自己想来。
坐在饭桌上的有倪鸿博、田悠、苗媛,以及倪高飞。
田悠在乡下待了一段时间,好似消瘦了不少,皮肤似乎因为水土的原因,变的有些粗糙,整个人少了从前矜贵的气度,苍老了许多。
二人目光撞上,彼此皆不爽快。
“爹,娘。”倪月杉唤了一声,朝旁边坐下。
倪鸿博沉着一张脸开口:“爹,二妹间接害死曾外祖母,令鸿博无法与她同桌而席,鸿博想先走。”
“坐着!”倪高飞脸色沉着,不允许倪鸿博走。
倪鸿博心里郁闷,摆着一张臭脸,极其不爽的继续坐着。
“就算一家人有再多矛盾,可依旧是血脉相连,今日有一件事情,必须所有人在场,将事情给安排了!”
倪高飞神色严肃,显然是要宣布什么事情。
倪月杉没有吭声,静静等候倪高飞讲下去。
怎知,他却是卖起了关子:“先吃饭,吃完再说。”
一桌人不知道,倪高飞要宣布什么,心里皆是好奇。
各个默默拿起筷子开始吃饭,气氛有些沉闷到极致。
倪高飞见几人似乎都吃饱了,他放下了筷子,才开口:“相府姓高,自然有相府血脉的人不该流落在外,当初鸿博你擅作主张,将林家千金赶出相府,实乃大错特错!”
“现在田姨娘回来了,你也不想看见自己的孙子流落在外,将来跟着他人姓吧?”
田悠被提及,立即附和:“老爷说的极是,倪家的骨血,怎么能任由他流落在外呢?只是鸿博就算想将人请回来,她未必就肯回来,毕竟品儿谁都不愿意见,唯有……”
她接下来的话,没有说下去,但已经很明显了,唯有倪月杉出马才行。
可倪月杉却并不希望林品儿回相府,自然是不愿意帮助倪鸿博去接人!
倪高飞吩咐道:“月杉,为了相府的血脉,你就和你大哥去一趟林府!”
“林嫂子她与大哥有矛盾,如果大哥请求原谅,她就要妥协的话,岂不是有些强人所难?”
即便清楚倪高飞的意图,但倪月杉并未想过服从。
倪高飞神色严肃:“没有让你强迫她回来,只是希望你能出面,让你林嫂子给你大哥一次见面的机会!让你大哥好好争取!我倪家的骨血,绝不能流落在外!”
倪月杉反驳质问,“那如果,林嫂子根本没有怀孕呢?是不是就没有人想过将她接回来?”
倪月杉态度很是冷硬,倪高飞皱起眉:“月杉,难道爹的话,你都不愿意遵循?”
“林嫂子想不想回来,我不想左右!她回来后,一旦生下孩子,指不定又要被某些人欺负呢?所以何必回来!恕女儿不能从命!”
倪月杉将筷子放下,然后站了起来:“娘,我也回去了!”
她朝外走去,态度无比冰冷,坚定。
“站住!”倪高飞声音拔高了许多,看着倪月杉的背影,气恼的站起来。
“你真是越来越大胆了!这个家愈发没人管的住你!回去,将女德抄写二十遍,让你清楚记得,作为女子,理应是个什么样的!”
倪高飞气恼的拍着桌子,声音是从未有过的严厉。
倪月杉眉头紧紧蹙着,她并未回应,迈开步伐走了。
苗媛轻轻咳嗽着,由明艳搀扶着站了起来:“妾身告退。”
田悠开始抹着眼泪:“月杉是有二皇子撑腰,哪里还将老爷你放在眼里啊,糊涂的鸿博,当初你为何,为何要因为我,赶走品儿呢,都是我不好啊!”
她边抹着眼泪,边捶着胸口,很是自责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