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腹黑太子極品妃 愛下-第192章 得手讀書

腹黑太子極品妃
小說推薦腹黑太子極品妃腹黑太子极品妃
三道气息守在三个方位,苏洛听音辨位,很快与飞白完成交流,飞白干掉两个,她干掉一个。
随后两人进入书房,也没点灯,抹黑在书房内摸索起来。
此时大家的关注点都落在了陈国公身上,书房这边的巡逻也放松了。
苏洛两人的动作并没有引起护卫的注意。
不大功夫苏洛找到了暗道,她快速进入查看,就看到了一箱箱黄金白银,足有二百多万。
看着那大大的密室,苏洛怀疑整个书房下面都挖空了。
这么多黄金白银放在一般的人手里,光是搬走都得好几天功夫,但是在苏洛手里,那太简单了,神识一动的事。
不大功夫那一箱箱的黄金白银消失在原地。
原本满满当当的密室空空如也。
苏洛看了一圈转身就要离开,突然苏洛的脚步顿在那儿,她快步 来到了墙角查看,这处墙角与其它地方稍有不同。
飞白也赶紧跟了过来,小声问道:“怎么了?”
“这里有机关。”苏洛小声回道,指关那个光滑的墙壁让飞白仔细看。
如果不是经常开启此处,断然不会变的如此光滑。
飞白看的直挑眉头,陈国公这人真阴险,谁能想到堆放黄金的角落还会设下暗室。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腹黑太子極品妃 夢無限-第192章 得手看書
苏洛轻轻按动按钮,两人做出防御的动作,随着吱呀声响起,面前 多了一道门。
仔细听了一会,里面没有呼吸声,苏洛这才拿出夜明珠轻手轻脚步入其中,倒要看看还有什么东西比黄金还珍贵。
进入之后苏洛傻眼,只见里面摆放的居然是一个牌位,上书景王妃之位。
景王?苏洛看了一眼飞白,如果没有记错,燕国并没有景王,那这个景王妃之位从何而来。
飞白落一思考说道:“前朝有个景王,听说景王妃出身武林世家,不知与陈国公有什么关系。”
“能在这里设牌位,想来关系不浅。”苏洛眸子沉沉,冷声道:“查。”
“喏。”飞白领命。
随后苏洛继续打量密室内的摆设,牌位前供着四季水果与点心,在靠墙的两侧则是书架子。
苏洛上前翻看,书架子上摆放的都是武功秘籍,不过并不是什么高深的秘籍,苏洛粗粗翻看后放回原位。
飞白则是在另一个书架上翻看,也是武功秘籍。
只是这么简单吗?苏洛有点怀疑,突然苏洛的眼睛落在了架子上,她轻轻转动一本秘籍,一个暗阁出现在面前。
暗阁内放着几封信,和一叠银票。
最下面的那封信已经泛黄,最上面的则是很新,只所以说很新,那是因为使用的信封是最新款。
看的出来写信的人还挺追求时尚,知道与时俱进。
苏洛拿出书信翻看,随后表情相当精彩,引起了飞白注意,凑上前问道:“主上,那上面写的啥?”
“这是陈国公与林天启及前朝余孽的来往。”
苏洛把信递给飞白,让飞白自己读书。
从信上的内容可以看出来,林天启还没出现燕京前就先与陈国公通气了,只是两人明面上一直没有往来。
后来林天启进入朝堂,陈国公与林天启的关系也不好,经常争吵。
没想到那一切都是假像。
陈国公的心机不是一定的深,燕京的水也不是一般的混,谁能想到朝堂上都站着什么牛鬼蛇神。
“主子,当皇帝可真够累的,手下子民千千万,能信任的敢信任的却没几个。”
飞白抖抖手里的书信,开始同情燕帝,还是他们这些平头老百姓自在,再不济身边也有几个知心的朋友。
苏洛也知道当皇帝很累,但是想当皇帝的人更多,累死也有人想坐在那个位置上。
苏洛把书信收起,又把银票数了数,居然有一千多万,陈国公的家底还是挺厚的。
不过陈国公不老实,手里那么多银子,却没拿出来交给林天启招兵买马,果然没有女人好利用。
这会苏洛明白林天启为什么四下勾搭年轻貌美还有财的女人了,骗女人的银子可比骗男人的银子快。
接下来苏洛与飞白又四下查查,把暗阁一一打开,倒是寻到了不少陈国公贪赃枉法的证据。
苏洛也不客气,一一收走,这才带着飞白离开,在离开前,苏洛四下看看,干脆点了一把火。
只要把这里烧干净,才能让陈国公暂时安心。
等到苏洛与飞白离开陈国公府时,陈国公府已经燃起大火,热闹的陈国公府变的更加热闹。
苏洛站在屋顶看着陈国公府的大火,突然问道:“你说陈国公会不会穷到跟孙姨娘讨银子?”
啊?飞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待到明白苏洛话中的意思后,额头划过黑线。
之前陈国公资助孙姨娘夺权,确实花了不少银子,如果事后再讨要,那陈国公得多不要脸啊。
最重要的是讨也讨不回去,孙姨娘手里就没多少银子,那些银子早被长宁侯搜刮干净。
想到长宁侯搜刮一次银子,还要揍孙姨娘一次, 飞白都替孙姨娘冤的慌的。
那真是失了银子还遭罪。
飞白觉得如果他是孙姨娘,肯定不会费劲巴拉的弄银子,更不会让那些银子便宜长宁侯。
看着救火的队伍壮大,苏洛咂么一下嘴,又说道:“看来孙姨娘的权利保不住了。”
啊?飞白再次呆了个呆,有点跟不上主子的思路,这怎么又想到孙姨娘权利不保了?
这不是才给长宁侯弄了十万两银子嘛,再怎么着也得让孙姨娘管上几个月的家吧。
飞白把自己的想不说出来,苏洛一阵摇头,长宁侯可不是什么好人,那家伙有奶便是娘。
苏锐与苏妙儿回来好几天了,是时候行动了,他们想要方便行、事,首先就要把处处与他们作对的孙姨娘拿下来。
这权孙姨娘不交,苏妙儿也会想办法夺过来,再者苏洛在苏妙儿回来的第一天就把把柄递上了,苏妙儿肯定会利用。
不得不说孙姨娘犯了一个当家主母最不能犯的错的,那就是往未出阁小姐的院子里塞男人。
不管那男人是老年还是少年,是帅还是丑,都不应该塞,那会坏了自家小姐的名声,是当家主母的大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