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第九特區討論-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捱罵鑒賞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二楼内。
可可再次冲着小威问道:“我刚才听见他喊话了,是说的缅越语吗?”
“他骂我,CNM!这明显是个地道的本地喷子。”小威回想了一下:“口音有点偏南。”
“本地人,偏南口音?”可可黛眉轻皱:“那不是老三角的人啊?”
楼梯下方,一阵脚步声响起,小丧人还没到,就张嘴喊道:“是我!”
神经紧绷着的众人,听到小丧说话,才放下了枪。
“抓住了吗?”可可立即问。
“没有,这帮人素质挺高的,跑的时候把汽车轮胎全打碎了。”小丧抬头回道:“张营长已经联系上部队了,有一个连来我们这边了,另外的人沿路在追,不过我觉得效果不大,陈系的驻防区离边境线太近,他们出线后,可以直接向敌驻防区逃窜,而咱肯定是没有办法搜捕的。”
“这帮人来的不多,总共也就十六七个。”小威也附和着说道:“这说明他们不是冒蒙过来的,而是知道陈系的驻军就在附近,所以只想偷袭一下,偷不到立马就撤,很果断。”
“对的,这边是陈系的驻防区,太多人进到线内,可能瞬间暴露了。”小威的兄弟也点头说道:“所以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偷袭。”
“好像是冲你来的。”小丧抬头冲可可说道:“我听到过他们说,要抓那个女的。”
可可稍稍思考一下,立马冲众人说道:“这个事儿一会在说,没受伤的先照顾一下受伤的,大家先下楼,马上送这些人去陈系的驻军医院,小丧,你跟张营长那边打个招呼,让他们准备好医生。”
“好!”
众人应了一声后,立马忙活了起来,拉着受伤的同伴,一块往楼下走去。
……
也就三两分钟的功夫,张营长调来的一个连士兵赶到大院内,帮着可可等人将伤员抬到了军车上,随即迅速离去。
在路上,可可接到了秦禹的电话,而后者一张嘴就是口吐莲花式的问候:“妈的,之前我就说过,你要把工作地点放在陈系的驻防营里,这样才安全!你非得不听,弄了个独门独院,这他妈的如果不是小威回来了,张营长也带兵在你那里,今晚你们得让人一锅端了!”
可可见秦禹语气急躁,也没有吭声。
“我就不明白了,你一个女的胆子为啥那么大?你想没想过,今天你要出事儿了,我怎么办?我怎么跟你爸交代?”秦禹继续发火的吼道:“说话啊,哑巴啦!”
“我们干的是桌下运作的活儿,陈系驻防营那边有四五百人,你能保证每个人士兵都对我们的事儿守口如瓶吗?”可可不急不躁的回道:“如果消息捂不住,浦系那边盯上我们了,人家的核心团队,确定舆论发酵是咱们搞的,那你后面怎么和他们接触?之前所做的一切不都白费了吗?”
“那你也不能拿脑袋做事儿啊?!”秦禹瞪着眼珠子吼道:“现在老窝被找到了,浦系不照样知道是你干的这个事儿了吗?”
“不一定是浦系。”可可轻声回道:“来的人是本地的,口音偏南。”
秦禹怔住。
“来的人对大院内的情况,是很了解的,这有点反常。”可可轻声说道:“我觉得,我们是被另外一伙人给盯上了。”
“你不要转移话题,我说的是你这事儿办的太危险了!!”秦禹差点被可可绕跑:“你就应该在陈系驻防营做事情。”
“……好啦,我知道了,可能我想的比较多吧,你不要生气了嘛。”可可没在争辩。
“你不要在边境线呆着了,马上滚回来!”秦禹怒骂一声,直接挂断了手机。
可可看着挂断的电话,沉吟半晌后,莫名嘴角泛起一丝微笑。
……
半小时后。
受伤的人在营区的卫生所接受了初步医治,随即被专车送往了驻防师的师部医院。
军营内。
可可用皮筋竖起头发,坐在长椅上,低头正摆弄着手机。
“……张营长跟师部那边打过招呼了,医生也准备好了,咱们的人一到,就能进手术室,不会出问题的。”小丧走过来说了一句。
“嗯。”
可可缓缓点头后,突然问道:“你的兵,每天晚上都在大院内值班是吧?”
“是啊。”小丧点头。
“之前没有发现过,有可疑人员在外围晃悠吗?”可可又问。
“没有。”小丧话语详细的回道:“我们来到这边后,都是按照师部要求,通宵值岗的,三班倒,院内院外都有注意,没发现什么可疑人员。”
“好,我知道了。”
可可拿起手机,拨通了阮明的电话:“喂?”
“嗯,于副局长!”
“我有个事情想要问你哈,那个……!”可可站起身,低着头,在电话内跟阮明交流了起来。
……
大约一个半小时后。
可可与张营长聊完后,呆在新搭建的营帐内,拨通了之前负责老三角地区舆论发酵的贾岩手机号码。
电话接通了十几秒后,贾岩的声音才响了起来:“喂,于总!”
“你说话方便吗?”可可问了一句。
“方便啊,怎么了?”贾岩问了一句。
“我这里出了点事情,你帮我打听个人。”可可声音严肃的说道:“老三角地区,有没有一个叫李峰的人。”
贾岩皱眉思考了一下:“有这么一个人啊,怎么了?”
“你能打听出,他在哪儿吗?”可可问。
“这个人已经一两年没在湄河沿岸附近露面了,你找他干嘛啊?”贾岩问了一句。
“……我这里出了点事情,有个鬼被抓到了,他上面的人就是这个李峰。”可可话语很含糊的说道:“我想找到他,很急,你能帮我吗?”
“我可以试试。”贾岩思考了一下回道。
“如果你能找到他,我再给你三百万,前提是要快!”可可轻声嘱咐道:“最好一天内有信儿。”
“好吧,我试一下。”贾岩立即应下了这个差事。
“有消息给我打电话,就这样哈。”可可说完挂断了手机。
“李峰是谁啊?”小丧不解的冲着可可问道。
“也是这附近的一个老人,我也不认识他。”可可低声冲小丧说道:“你给秦禹打个电话,这样跟他说……!”
小丧听完后,非常懵B的问道:“这事儿我说不好使啊,你为什么自己不给他打电话?!”
可可撇了撇小嘴:“他刚才骂我来着,我不给他打,你跟他说吧。”
……
湄河沿岸附近,一间破旧的二楼内,贾岩背手在屋内走了一圈嘀咕道:“李峰也掺和了进来?谁找的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