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说 貞觀憨婿 ptt-第452章你倒是喊啊看書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贞观憨婿
第452章
程处嗣对着李世民说完后,李世民也是很无语,什么叫不能丢了面子,这不是故意气自己吗?还说不能丢了面子?
“陛下,此事,你看?”房玄龄站在那为难的看着李世民,
这要是一打架,估计朝堂的事情都要耽搁,虽然现在也没有什么重大的事情,但是多少还是有些事情的。
“如果打架,让他们的尚书和侍郎等三品以上的官员,全部到牢房里面去待着,其他的官员,继续办公,气死朕了,非要打起来不可吗?”李世民此刻很愤怒的说道。
“陛下,今天明显是慎庸挑事,他想干嘛啊?”房玄龄盯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他想要放假,说当京兆府少尹太累了,想要给自己放个假,还有你们两个,京兆府的事情,你们两个就不能操心一些?嗯?你瞧瞧现在慎庸晒成什么样子了,黑不溜秋的,你们两个呢?你作为少尹,就不能去工地转转,你去过吗?你过问过工地的事情吗?”李世民说着就看着李承乾和李泰,最后盯着李恪问道。
“这,是,儿臣错了,儿臣回去后,就会盯着京兆府的事情,还请父皇放心!”李恪此刻心里很憋屈的说道,韦浩打架,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怎么把火发到了自己头上来了,自己招谁惹谁了?
“父皇,儿臣错了,儿臣之前说每旬去一两次京兆府,但是最近天热,加上事情忙,儿臣确实是懈怠了!”李承乾也是马上承认错误说道。
“这个兔崽子什么都好,就是懒,这个懒病啊,有没有的治啊?”李世民很苦恼的说道,对于韦浩,他是非常满意的,挑不出毛病出来,
但是唯独懒,不想当官,那让自己是真的没有办法,本来按照李世民的意思是,想要明年调动韦浩到洛阳去,只要待一年就好,他知道韦浩的办事,不管去了什么地方,都能够做出成绩来的,现在长安这边已经快到了不堪重负的地步,如果继续这样无休止的扩大,会影响到整个长安的百姓的生计,
这段时间,他也听取了其他几个部门尚书的意见,也去问了一些御史和官员,都说现在长安人口太多了,百姓租房很苦难,但是,你还不能不让百姓过来,人家过来,也是为了谋生的,
现在长安这边确实是好谋生,只要能吃苦,就有事情做,百姓间可是流传了很多神话一般的故事,说一对夫妇,在长安城的工地外面卖早饭,一个月赚了差不多3个贯钱,这个在之前都是不敢想的事情。
“药师啊,要不你去劝劝?”李世民现在很头疼,不知道如何来劝韦浩,但是一想韦浩要去打架,到时候又麻烦,于是看着李靖问了起来。
“这,陛下,你也是他的岳父,你还是皇帝,他都不听你的,他难道还会听我的?”李靖被李世民这么一问,马上开口回答说道。
“话是这么说,但是,哎,算了,让他们打,打死了活该,对了,程处嗣,等会韦浩打完了后,让他到外面领庭杖,杖二十,居然敢抗旨,反了这个兔崽子了,还要面子!行啊,既然要面子,就不要***了!”李世民没办法了,只能交代着程处嗣说道。
“诶,好!打到什么程度?”程处嗣高兴的说道,接着看着李世民,如果打的狠,二十杖可以把人打死,但是打的轻的话,嗯,那可以当做没打!
李世民就看了程处嗣一眼。
“陛下,臣知道了,臣是想要狠狠打两下的,让他知道疼,太嚣张了,别的时候,我们打不过他的!”程处嗣笑着看着李世民说道。
“有点疼就行,不能影响走路,也不能影响的坐下!”李世民开口说道,
程处嗣一听,还不能影响他坐下,那怎么打,那不就是用用棍子轻轻抚摸一下,程处嗣此刻很无奈,心里也有点羡慕韦浩,抗旨啊,陛下居然还怕打疼了,这满朝文武,也没谁了!
而李恪也是很吃惊,他没有想到,李世民如此纵容韦浩。
“这个兔崽子,你要是把他打伤了,他就找借口不干活了,非要在家里养个小半年不可,朕太知道他了,故意的!”李世民叹气的说道,李靖和房玄龄就当没有听过。
而在承天门门洞里面,韦浩还是坐在那里,不过韦浩的亲卫韦大山过来。韦浩叫过来的。
“你记住啊,回去告诉我爹,我没啥事,就是打个架,被关到刑部大牢了,我爹一听,估计也不会担心了,他好像也习惯了吧?”韦浩此刻看着韦大山交待说道。
“是,公子放心,老爷估计是不会担心的,你这也不是第一次!”韦大山马上拱手说道,韦浩则是看着韦大山,这小子太憨厚了,说话都不会说,
不过韦浩也没有怪他,他是什么样的人,自己也知道,就是不会说话,其他交待他办的事情,他都能够给你办的好好的。
“行了,去吧,今天本公子要大展身手了!”韦浩坐在那得意的说道,
等了一会,韦浩才发现,高士廉带头,后面还跟着戴胄,段纶,豆卢宽,还有魏征他们一众大臣,后面还有一些三品的,四品的,五品的官员,手上都拿着书本和茶叶,还有杯子,一起往这边走来,韦浩此刻也是站了起来,笑着往他们迎了过去,不知道的还以为韦浩在迎接宾客呢。
“哟,来了,你们也太慢了,让我等了好半天,快点来受死!”韦浩站在那里,非常嚣张的说道,那些大臣听到了,则是看着韦浩恨的牙痒痒的。
“韦慎庸,你莫张狂,你这样处事,早晚要挨收拾!”高士廉指着韦浩警告说道。
“怕什么?我又不想当官,我当完京兆府我就辞官不干了,我怕什么?咱们都是国公,我不当官了,谁还敢欺负我?”韦浩非常得意的看着高士廉说道。
“啊,你,你,你不当官了?”高士廉没想到韦浩是这样的回答。
“对啊,我压根就不想当官啊,父皇早就知道了!”韦浩点了点头,非常嚣张的看着高士廉说道,高士廉此刻很无奈的看着韦浩。心里想着,这小子自己不当官,还让他们这些当官的难看。
“行不行啊,快上啊,不要耽误时间!”韦浩笑着看着那些大臣们说道,那些大臣们此刻你看我,我看你,明知道打不赢啊,之前试过的,所以现在,没人带头,他们也不好往前面冲。
“年轻的,上!”高士廉大声的喊了一声,他是吏部尚书,吏部的那些官员马上就冲了过去,接着就是其他部门的年轻官员也冲了过去,现在可是高士廉喊话,高士廉可是吏部尚书,他说话了,谁敢不上,到时候被穿小鞋了,就没有办法升职了。
“来的好!”韦浩非常高兴,看到了这么多年轻的官员来了,马上就迎了过去,一个横扫腿,就放倒了好几个,
而其他的人也是往韦浩这还扑了过来,韦浩可不惧,专门打疼的地方,而且一招就放倒他们,宫门口这边很快就躺下了很多官员,而那些年纪大的官员此刻也是往这边冲了过来,足足有七八十人,把宫门口堵的是水泄不通。
“还是我们家公子厉害,瞧瞧,一个人单挑七八十个!”韦浩的亲兵此刻远远的看着,得意的对着其他国公爷的亲兵说道,其他国公爷的亲兵站在那里,脸都抬不起来了,这么多人,打一个,还打不过,太丢人了,
而韦浩是越战越勇,打的那些官员躺了一地,最后就是剩下高士廉了,韦浩找到了一个机会,把他一推,他往一个官员背上一坐,也不打算起来了,他知道,韦浩不想打自己。
“诶,你们真不行!文不成,武不就,你们说,让你们当官,简直就是浪费百姓们的税款,啧啧啧,不行,不行!”韦浩还是站在那里,一脸瞧不起他们,
气的那些官员,是没有办法啊,实在是打不过,要是能够打的过,非要冲上去撕了他的嘴不可,这张嘴,太可恨了。
“住手!”程处嗣带着人躲在暗处远远的看着,看到了那些官员全部倒下了,马上就跑了出来,而高士廉他们也扭头看着,心里想着,这小子为何这个时候来,为何不早点过来,他明明看到自己这些人出发的。
“韦慎庸,你胆子可真大,居然敢抗旨,陛下有旨,押送韦浩前往甘露殿广场,杖二十,其他的人等,除了尚书,侍郎等三品以上的官员前往刑部,低于三品的,回到自己的办公房办公去!”程处嗣跑了过来,大声的喊着。
“好小子,可算是挨揍了,陛下圣明!”孔颖达一听韦浩要挨打,非常的高兴,马上喊着陛下圣明,而其他的官员也是大声的喊着。
“真打啊?”韦浩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程处嗣。
“陛下口谕,走吧,打完了,你还去刑部大牢呢!”程处嗣对着韦浩笑着说道。
“不是,我父皇说了真打?”韦浩那个郁闷啊,挨棍子啊,那,听说很难受的。
“走吧!你不是嚣张吗?这次看你怎么嚣张?”高士廉对着韦浩喊道。
“怕啥,打就打!”韦浩一脸不爽的看着高士廉说道,接着就跟着程处嗣往甘露殿那边走,与此同时,这边的侍卫也是押着那些三品以上的官员,前往刑部大牢。韦浩到了甘露殿广场后,这边的人已经准备好了凳子和棍子了,行刑的是左武卫。
“趴下!”程处嗣黑着脸对着韦浩喊道。
“程大郎,你不要告诉我你来真的,你大爷,你就不知道替我去求个情?”韦浩看着程处嗣说道。
“不求,我拉你的时候,你也不给我面子呢,让我在陛下面前挨骂,快点,趴下!”程处嗣还是黑着脸对着韦浩说道。
“程大郎,你等着啊,你等着!”韦浩一听,没招了,抗旨那肯定是要挨收拾的,
但是程处嗣居然不给自己求情,还是兄弟呢,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接着韦浩就趴在凳子上,一个左武卫士兵还用棍子在韦浩臀部比划比划,好像是要想着打什么地方更加受力。
“兄弟,兄弟下手轻点,哥请你去聚贤楼吃大餐!”韦浩扭头看着其中一个士兵说道。
“嘿嘿!”那个士兵笑了一下。
“准备!”程处嗣站在那里喊道,两个士兵也是举起了木杖。“打!”“咚!”“咚!”“耶!”韦浩明明听到后面棍子落地的声音,但是没疼。
“你倒是喊啊!”程处嗣着急的看着韦浩说道。
“啊!哦!”韦浩才反应过来,接着大声的喊道:“啊~~”
此刻,在甘露殿的李世民,猛然听到了一声惊叫,接着发现是韦浩的声音,马上站了起来,担心的问道:“打这么重吗?王德看看去,别打伤了!”
“陛下!”房玄龄此刻很郁闷的看着李世民,这也惯着韦浩了,都抗旨了,李世民还担心韦浩被打伤了。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是,陛下!”王德转身就小跑了出去。
“啊!”外面韦浩的惨叫声不断啊,听的李世民心里慌慌的,打坏了这小子,这小子可是会记仇的,搞不好,京兆府少尹他不当了,那就麻烦了。
“陛下,你可不能这样纵容慎庸啊,你瞧瞧他,抗旨了都!”房玄龄在那里,无语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那是我们两个昨天商量好的,哎呦,你不懂!”李世民摆了摆手,对着房玄龄说道。
“啊?”房玄龄,李靖,李承乾和李恪四个人都是瞪大了眼珠子,看着李世民,
李世民也知道自己失言了,马上咳嗦了一声开口说道:“慎庸也是为了推行那两本奏章的事情,所以在受这皮肉之苦,再说了,你们也知道,这小子,性格不好,万一要是打伤了,这小子是真的会记仇的,而且,如果被丽质这丫头知道了,肯定会来烦朕的,还有,你也跑不了!”
李世民说着就指着李承乾。
“是,是,那个可不敢打伤了!”李承乾也反应过来,李丽质如果知道韦浩因为朝堂的事情,被打伤了,那还了得,找完了李世民下一个就是找自己的麻烦,于是赶紧说道。
“啊!”韦浩还在外面大声的喊着,而程处嗣此刻数了一下,差不多快20下了,还有2下。
“那个,慎庸,后面两下可是要真打啊,不过你放心也不会很重!”程处嗣对着韦浩说道,韦浩愣了一下,接着马上感觉到疼痛传来。
“啊哦!~”韦浩这次是真的喊疼!
“啊~,程处嗣!”最后一下,韦浩感觉更疼了,马上大声的喊着程处嗣。
“两下,你至于吗?”程处嗣笑着看着韦浩说道。
“你来!”韦浩郁闷的喊道,这个时候,两个打韦浩的士兵也是赶紧扶着他起来,而王德也是到了。
“真真真打了?”王德过来对着韦浩问完后,就看着程处嗣。
“就2下,也不能太假了!”程处嗣看着王德说道。
“夏国公,无大碍吧?”王德继续过来问这着韦浩。
“大碍是没有,但是,我冤啊,我父皇怎么下狠手了?”韦浩欲哭无泪的看着王德说道。
“这,你这是抗旨啊!”王德也很无奈的看着韦浩说道。
“昨天没说有圣旨啊,他没事下什么圣旨啊,这不是坑我吗?”韦浩盯着王德继续说了起来。
“那个,陛下临时起意的,这样,你们几个,送着夏国公去刑部大牢,另外我去通知一下御医,让御医去刑部大牢那边给夏国公敷药!”王德对着程处嗣说道。
“不用!”这个时候,洪公公过来了,开口说道。
“见过洪公公!”王德马上恭敬的说道,而程处嗣他们都是拱手行礼。
“师傅!”韦浩带着哭腔喊了一句。
“你也是,这个给你,到了牢房后,找人给你敷上,两天就能够好!”洪公公拿着一瓶药交给了韦浩。
“谢谢师傅!”韦浩赶忙拱手说道。
“行了,去吧!”洪公公接着开口说道,程处嗣大手一挥,马上就有几个士兵扶着韦浩往宫门外走去,而王德也是往甘露殿那边小跑过去,到了甘露殿,王德也把韦浩的情况给李世民汇报。
“陛下,打的很疼,现在被士兵扶去了刑部大牢了!”王德站在那里说道。
“嗯,程处嗣下这么重的手,不能吧?”李世民有点不敢相信的说道。
“就2下真正打了,肯定要打几下的,要不然,被那些大臣知道了,该有意见了!”王德马上回应说道。
“嗯,也是,你去喊御医诊治一下,不要留下什么隐疾!”李世民对着王德说道。
“陛下,洪公公拿了一瓶药给夏国公,想必是没有大碍的!”王德开口说道。
“嗯,老洪对于韦浩还是念及师徒之情的!”李世民听到了,点了点头,很满意,
而王德其实是非常羡慕洪公公的,在宫里面,没人不想巴结他,但是谁也巴结不上,不过,洪公公对自己还是不错的,但是那份权势,可是其他太监无人可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