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討論-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新暗柳幫分享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小說推薦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有一说一,谁会放着自家医院的院长不做,跑去外地的另外一家医院当一个普通医生?
何况白石道家的医院也算是一座城市最好的医院,无论是收入还是能够给白石道带来的名气,可都是远超白石道在东京所能得到的。
至于学习?那就更别开玩笑了,要知道在刘星等玩家看来,子乌市的那些npc可是人均非人类,只要是有名有姓的npc都有其过人之处,所以刘星觉得白石道现在的医疗相关技能,其数值应该都已经超过80,甚至有可能达到人类极限的89。
所以,刘星能够肯定白石道跑到东京去当一个普通医生是有一些不可告人的企图,而且还有很高的几率和御影一有关。
但是,如果真的和御影一有关,白石道不是应该去暗影会的大本营——京都才对吗?比如去找御影一的家里人帮忙。。。虽然御影一的家里人十有八九会选择拒绝。
那么在东京有什么可以帮助御影一的人或者势力呢?而且这个人与势力还和医院有关?
刘星越想越觉得自己已经是一头雾水。
想到这里,刘星继续说道:“对了,结衣你知道骨川小夫的父亲所住的医院有什么来头吗?我觉得这家医院应该不简单吧?”
“这个我还真去调查过,因为我在一开始的时候也担心这家医院可能会有问题,所以就找了几个朋友去调查了那家医院,结果发现那家医院说有问题那的确是有点问题,但是问题也不算太大,属于那种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
听到松井结衣这么说,刘星不免有些好奇,“哦?这么说来的话,那家医院应该是和公家派系的某个家族或者秘密教会有关,不过也只是属于普通的产业而已,所以结衣你才没有在意?”
“没错。”
松井结衣苦笑着说道:“根据我当时的调查,那家医院的背后站着的是野原家,当然了,这个野原家其实就是一个白手套,专门负责替六角家办事,而这个六角家在战国时期虽然也算是一方大名,他们的家主六角定赖在名声是不如织田信长,武田信玄等人,但是单论能力的话六角定赖可能在战国时期能够排进前十;不过这些都是几百年前的老黄历了,如今的六角家早就大不如前。”
“简单的来说,如今的六角家虽然还能够说是一方豪强,但是在实际上已经和最近几十年出现的新兴家族差不多了,不过他们还是放不下当年的名头,所以才会找来野原家当他们的白手套,而在这次的公武之战中,虽然六角家没有跑出来站队。。。毕竟现在的六角家太菜了,所以武家派系与公家派系都对他没什么兴趣,但是这个野原家因为根基在东京的缘故,选择了加入公家派系。”
“但是,这些都只是我在明面上收集的消息,刚刚在骨川小夫他们遭遇了危险之后我又去仔细的调查了一下,并且将重点从六角家换成了野原家,结果就发现野原家竟然是一个吃里扒外的主,简单的来说就是在明面上继续以六角家马首是瞻,背地里却找了一个新的主子,而这个主子是一个秘密教会,也是因为这个秘密教会的缘故,野原家才选择了加入公家派系。”
说道这里,松井结衣就又叹了一口气,“在一开始的时候,我就以为野原家只是为了自保所以才投靠了公家派系,平时就是出工不出力的那种情况,结果没想到他们已经在背地里投靠了一家秘密教会,所以那个秘密教会在医院里驻扎人手也很正常。。。至于这个秘密教会的具体情况,我这边暂时还不得而知,因为关于这方面的信息实在是太少了,而且和野原家接触的人在那个秘密教会中的地位应该也不高。”
暗影会吗?
在得知那家医院可能有秘密教会的背景后,刘星就想到了暗影会,因为与白石道有关系的秘密教会也就只有暗影会了。。。等等,暗柳帮?
刘星从尘封已久的记忆中想起了“暗柳帮”这三个字。
在御影一被廷达罗斯王给传送到了另外一个时空之后,暗柳帮就直接陷入了混乱之中,毕竟在这之前的暗柳帮可以说是由御影一只手遮天,因为御影一的各方面能力都实在是太强了,所以凭借着一己之力来管理整个暗柳帮并不是什么问题,更何况暗柳帮本来就是御影一通过拳头,将子乌市的其他帮派给“说服”合并出来的。
所以,在御影一管理下的暗柳帮,其实没有什么底层成员,中层管理和高层领导之分,有的只是成员与御影一。
当然了,如果有人能够得到御影一的赏识,那么这个人就可以变成特殊成员,比普通成员可以高上一头。
所以当御影一“突然失踪”,暗柳帮就在经过了短暂的混乱之后,便直接开始了分家。。。但是这分家还没有分规矩,泽田家就直接出手把暗柳帮中跳的比较凶的几个派系给灭了,所以剩下的暗柳帮成员便做了鸟兽散,因此如今的子乌市已经不存在什么暗柳帮。
但是,之前泽田弥音也有提起过一次暗柳帮,说是暗柳帮并没有真正的彻底完蛋,因为御影一在离开暗影会,前来子乌市的时候还带了一些心腹手下,虽然这些心腹手下在暗柳帮中与后来者的差别并不大,但是这些人对御影一可都是忠心耿耿,所以这些人在看到暗柳帮没有办法待在子乌市后,就又找来了一些对御影一比较崇拜的普通成员,在其他的城市组建了一个新的暗柳帮,并且将这个新暗柳帮的帮主之位空置了出来。
所以现在仔细一想,说不定白石道就是在那个时候加入了新暗柳帮,然后才会跟着新暗柳帮去了东京。
至于新暗柳帮为什么会选择去东京重新发展,刘星估计着是因为新暗柳帮的人都知道在御影一没有回归之前,他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在秘密教会中是上不了台面的,所以还不如在东京这个大城市里鱼目混珠。
不过刘星还是挺疑惑暗柳帮是怎么说服野原家背叛六角家的,难道是直接画了一张大饼吗?
当然了,刘星觉得现在虽然还不能排除白石道加入新暗柳帮,并且新暗柳帮收了野原家当下属的可能性,但是有更大的可能性还是暗影会出手了,毕竟御影一现在都已经回归了暗影会。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现在想要知道结果其实也不难,只需要找泽田弥音去调查一下白石道的情况就好了。
想到这里,刘星就对松井结衣说道:“那我们现在就聊到这里吧,我现在想去想想别的办法,看看有没有机会联系上骨川小夫他们,或者说是再找一些帮手来帮忙,所以结衣你有事再联系我,我这边有进展的话再给你打电话。”
在挂了松井结衣的电话之后,刘星就直接给泽田弥音发去了一条短信,并且简单的告知了一下骨川小夫的情况,结果让刘星没有想到的是泽田弥音很快就回了一条消息。
消息的内容也很简单,那就是泽田弥音有一个朋友的父亲在市政厅上班,而且正好分管了城市下水道的相关任务,所以泽田弥音有机会拿到东京最新的下水道布局图。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看到这个消息,刘星不由得心中大喜,因为有了这份最新的下水道布局图,自己就可以根据这张图来推测骨川小夫他们可能会从那个出口离开下水道,毕竟有些路段可是骨川小夫过不去的。
至于白石道的消息,泽田弥音还得慢慢调查,因为白石家虽然也是子乌市的一大家族,但是因为白石家世代从医的关系,其家族势力基本上都集中在医疗领域,所以平时没事的话,可能一年到头都听不到几个关于白石家的消息。
而且在暗柳帮倒下之后,泽田家在子乌市已经可以说是一家独大,包括白石家在内的其他家族都选择了向泽田家示好,变相的承认了泽田家在子乌市的地位。
如此一来,泽田家在子乌市已经成了无冕之王。。。虽然子乌市说到底还只是一个规模不大的小城市而已。
不过到了如今,已经成为武家派系十大势力之一的泽田家已经彻底膨胀,早就看不上子乌市里的其他家族,当然这其实也很正常,因为子乌市的其他家族就只是一群普通人而已,所以泽田弥音都已经很久没听到关于那些家族的消息了。
因为还要等一会儿才有关于白石道的回信,所以刘星就从厕所里出来了,免得再过一会儿,尹恩他们就要传自己的“坏话”了。
结果正如刘星所想的那样,此时的尹恩等人正在食堂里讨论自己是得了便秘,还是得了痔疮,怎么去了厕所这么久都还不出来。
见此情形,刘星为了保住自己的名声,只能选择说一半藏一半了。
这藏的一半自然是骨川小夫出事的消息,而说的那一半则是白石道出现在东京一家医院里的消息。
“我刚刚收到松井结衣的消息,她说在东京看到了我们的另外一个不怎么熟的人,不过这个人和御影一有关。”
刘星端起自己的夜宵——一碗咸豆花继续说道:“白石道,她现在是在东京的一家医院里当一名普通的住院医生,而这家医院的背后有一个普通的家族,不过这个家族很有意思,名义上是在给六角家当白手套,背地里却投靠了一个秘密教会,并且还加入了公家派系,不过现在我们还不能确定那个秘密教会的具体情况。”
“什么,白石道在东京当普通医生?”
作为子乌市的非著名记者,园田朱里对白石道还是挺熟悉的,“这怎么可能呢?白石道再怎么说也算是一个天才医生,在十八岁的时候就已经成为了一名正式的医生,并且在这之后的职业生涯中都没有出现过一次医疗事故,而且我记得在前两年的时候白石道就已经有资格出自岛国各种高规格的医疗会议,所以她怎么可能只是一名普通的住院医生呢?那怕是东京最好的医院,白石道进去了也至少得是科室副主任吧?”
“对啊,我记得白石道她不是在自家的医院当院长吗?怎么突然跑去东京。。。等等,刘星你不是说白石道所在的那家医院有秘密教会背景?难道那家医院是暗影会的产业?所以白石道才会去那家医院工作?”
说到这里,尹恩突然看向旁边一直都在打酱油的高柳明音。
作为子乌市的警察,高柳明音也知道一些关于白石道的消息,“虽然白石道在子乌市的风评非常好,但是因为白石道长年帮助暗柳帮的人,所以白石道在有些时候还是会上我们的监控名单,虽然监控力度并不会太大,毕竟我们如果生病受伤的话,有时候也得去白石家的医院;所以在我们的手上其实也有一些关于白石道,以及白石家的黑历史,不过真要细说起来并没有什么大不了。”
说到这里,高柳明音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翻找了片刻,然后继续说道:“找到了,白石家是在白石道爷爷那一辈才真正发家的,不过发家的手段说白了就是四个字——虚假宣传,虽然他的确是有些本事,但是却把自己吹嘘成了无所不能的神医,所以有几个病人就是因为太相信他而延误了病情,结果白石家就花钱把这些事情都给压了下去;然后关于白石道的黑历史就是集中在她的中学生活,简单的来说就是白石道虽然学业有成,但是喜欢欺负弱小。”
“这些黑历史如果传出去的话,白石道与白石家虽然都有可能名声受损,但是还不至于伤筋动骨。”
刘星吃了一口豆花,突然又想起来了一个人,“等等,我记得白石道还有一个妹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