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愛下-285 患病的老婦人看書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乔於珂怎么可能会甘心只愿做她的亲人呢,他好不容易又再一次的失而复得,现在再怎么说他都不会在放弃乔墨儿了,除非他死了,否则,他再也不会放手了。
韩云熙看出乔於珂的小心思,抓紧乔墨儿的手,“不管怎么说,你们既然是来查案的,那就赶紧查案吧,免得耽误了时辰,让皇上发现婉娘也在云墨坊,那真的是一个都别想逃了。”
闫旭觉得韩云熙说的确实有理,“看来这假酒一事只能找个理由给皇上搪塞过去了,我现在可要去牢狱看看那个巧灵儿,不知你们可有兴趣陪我一同去审问审问她啊。”
“这事都是你一人做的,我才没有那些闲工夫陪你去做些贼喊捉贼的事情。”乔墨儿第一个反对要陪闫旭去审案,她自小就觉得审案的事情最麻烦了,这会儿又是闫旭自己导的戏,她才不会去掺和呢。
说罢,她拉着韩云熙就出去了,“假酒一事,还请闫旭你想个好点儿的理由搪塞过去,我可不希望到时候因为闫旭你的栽赃,导致我们云墨坊的生意不好,到时候亏空的银两还得麻烦闫太师您帮忙补齐了。”
“哈哈哈……”
出了云墨坊,韩云熙一直笑个不停,乔墨儿问他有什么好笑的。
“墨儿,我可是发现你越来越像掌柜夫人了,以后云墨坊还有秘境山庄的事业,还得麻烦墨儿你多担待担待了。”
“好啊,钱归我管,事归你做,云熙你说这样如何?”
“夫人只要喜欢,都可都可。”
二人谈话间,突然有一个老妇人口唇齿白,抓住乔墨儿的手说:“救救我,拜托云墨坊的良工救救我。”
“大娘,你怎么了?”
乔墨儿扶起地上的老妇人,问她怎么了,夫人跪在地上不肯起来,“姑娘,北边来了一群人,身患疾病,触碰者七日就会病发身亡,我们村的人已经控制不住了。”
韩云熙听见老妇人说到有疾病之事,立刻用自己腰间的玉箫打开老妇人的手,不让她再碰乔墨儿一下。
“夫人,公子哥儿,求你们救救我吧。我还不想死……”
老妇人还想去抓乔墨儿,却被韩云熙护在身后,用玉箫抵着她,以免她再次近距离接触。
“你既然身患疾病,自然应该老实实的呆在防空区,为何要来临安城,祸害临安城的其他百姓。”
“公子哥儿,不是我们不愿意呆在自己的家里,是因为在村里发病,不出三日就会身亡,大家想着逃离那个村子,兴许命会长久一点儿。”
“你自知自己患有疾病,刚刚为何不直接说明,还要拉上我的夫人一起,你是怕临安城的人不帮你医治吗?”
“不是的夫人,公子哥儿,老妇只是情急之下做出了僭越之事,我也是听闻云墨坊有名医再此,所以寻到此处,想找个名医帮我们控制住病情,还我们村一个安宁。”老妇人跪在地上求韩云熙帮帮他们。
“我不知云墨坊已经被封了,所以刚刚看到夫人和公子哥儿,就情急之下想要拦住你们,希望你能帮帮我们,救救我们。”
“你可知你们得的是什么病?”
乔墨儿问。
“老妇也不知,只知道这个病传给人的速度很快,也不知道通过什么传给别人的,现在我也不敢多和你们多说,怕也将你们给传染了,只求夫人帮帮忙,找下良工救救我们。”
闫旭和乔於珂二人正准备离开云墨坊,刚一出门也碰见了老妇人跪在他们面前。
“墨儿,这是唱的哪出啊?”
闫旭走到乔墨儿身边问她。
“太师,这大娘说他们村儿得了怪病,非要来云墨坊寻医,可你也知道,云墨坊是因为你的原因才被封的,所以这个老妇人的事情,也得拜托太师您帮帮忙了。”
闫旭看着乔墨儿,心里吐槽道,这孩子耍锅速度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什么叫因为他的原因云墨坊才被封的,不过,这话细品品好像确实是那么回事。
“太师,求您了,救救我吧,也救救我们整个村儿吧。”
老妇人跪着往闫旭身边挪了挪,闫旭抓住韩云熙的手,让他把笛子也往他面前拦一拦。
“这位老人家,有话说话,不需要这么近,云墨坊被封了,里面的良工也被遣散的差不多了,所以本太师劝你啊,还是回你们自己村去吧。”
“太师,你不能这般无情无义啊。”
老妇人跪在地上请求太师帮帮忙,不能见死不救。
“是啊,太师,你可不能见死不救,无情无义啊,这可是你收获民心,一展宏图的大好时机。”韩云熙也好心的劝着闫旭。
“你们二人,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
闫旭小声的在乔墨儿的耳边说道,“我这儿还有雪域国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好,这会儿咋又来了个老妇人找我……”
“那没办法,谁让太师你长的一副爱民心切的容颜啊。”
乔墨儿阿谀奉承的同闫旭说道。
“这样吧,闫旭,我们先安排老妇人住进云墨坊,待你处理好雪域国的事情,你再进宫求皇上下道旨,帮助那些灾民度过此次难关吧。”
乔於珂也觉得这个时候,是笼络人心,帮助闫旭更快的瓦解皇上在民众心中形象的时刻,若是皇上同意救治这些灾民,闫旭到时候多跑跑,多送点儿温暖问候,大家也会记住他的好。
若是皇上不同意,那他就带着撩舞阁的人,将这些难民通通带回撩舞阁,同样以闫旭的名义救治他们;到时候,临安城要变天,不还是闫旭众望所归。
闫旭发现此刻就像是上了贼船,他们三个人一个鼻孔里出气,自己是救也得救,不救也得救。
“行,就按乔大人说的办吧,我这会儿先去半点儿别的事情,你们三个人看着办吧。”
闫旭摸着头顶的发冠,慌慌张张的离开了集市。
“大娘,您先起来吧,我带你进去找个房间稍作休息。”
乔墨儿让老妇人同她进云墨坊选个不错的房间住下,可老妇人摇摇头,说什么也不肯进云墨坊。
“大娘,你有什么顾虑的吗?”
乔墨儿想凑近问她,但考虑到她身患疾病,于是隔了点距离,带着笑容亲切的问老妇人。
“夫人,我没有足够的银两支付给你们,索性还是让我找个马棚或者小厮房将就一下吧,只要能帮我医治好,吃住真的不是问题。”
乔墨儿扑哧一声笑道,“呵呵,大娘,你就不要担心这些了,您先安心住下来,既然太师同意安置你住进云墨坊,那这费用,我回头找他结便是,您无需因为银两的事情而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