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大數據修仙笔趣-第兩千四百六十七章 潛入熱推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大数据修仙
老板娘轻哼一声,很干脆地表示,“开拓银行怎么了?别听那些有的没的。”
小叔子却是较真了,“嫂子,你跟银行关系好,去打听一下呗。”
“没必要,”老板娘耷拉着眼皮,面无表情地发话,“你要记住了,知道得太多并不好。”
小叔子却是一根筋,他的眼睛瞪得老大,“也就是说,还真的存在问题?”
“闭嘴!”老板娘眼睛一瞪,厉声发话,“我已经说了,不许再说这件事,你听不懂吗?”
面对冯君假扮的小胖墩的时候,她是相当地和蔼可亲,但是真正做决断的时候,她是绝对的商场女强人。
小叔子吓得缩一下脖子,再也不做声了。
当天夜里,冯君又在军部周围晃了半晚上,终于发现了一个疑似比较合适的时机,但是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机会已经错过了。
次日晚上,他终于找到了机会,闪身进了军部,军部对外的防守非常严密,但是混进去之后,各种监控就要少很多,只有在很重要的位置,才会有密集的监控设备。
在大佬的指点下,冯君绕过各种监控,有惊无险地潜行到了女兵宿舍附近。
女兵宿舍区也有监控,不过真的不算多,冯君躲在一处阴暗的角落,等着萨琳娜回来。
依据他的观察,萨琳娜每天会在所有女兵吃完宵夜之后,最后一个离开食堂,然后回宿舍小睡半个小时,再去其他地方活动。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这种作息有点匪夷所思,但是军部里采用这种作息的很有一些人,大部分是非作战人员,在白天的时候,他们反而能酣睡。
不过今天萨琳娜居然没有回宿舍,离开食堂后,她居然去了指挥中心,不知道要做什么。
大佬敢在军部里使用神念,但是指挥中心大楼各种防护太多了,它都不敢恣意地紧盯对方,也只是遥遥感知一下。
冯君无奈,也只能默默地等待,哪曾想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奇怪,她不是每天都要去卫队、哨卡和参谋处走一趟的吗?今天是不是打算放人鸽子?”
萨琳娜面目姣好,而军队里又是典型的男多女少,哪怕是在军部也是一样,六千多人中,女性的数量连六百都不到,她是女性中军衔第三高的,去视察的时候,会起到很好的效果。
“不要那么着急,”大佬倒是耐得住性子,“反正你已经进来了,明天再来也很方便。”
又等了一个多小时,萨琳娜终于回来了,不过她只是补了补妆,看起来还要去做什么。
“快让她睡吧,”冯君赶忙用意念勾连大佬。
也不知道大佬做了点什么,下一刻,萨琳娜哈欠连连,她甚至抬手拧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然而最终,她还一头栽倒在了自己的床上。
冯君身子一闪,来到了萨琳娜的窗下——在这个位置,是没有摄像头的,否则的话,对女性军人就太不友好了。
他用意念打开了她的窗户,紧接着将身体转换成为扁平状,穿过铁栅栏进入房间。
冯君这么进来,主要是想取得她的电子军人铭牌,以及指纹等,而且大佬保证,可以在她没有感应的情况下,获得她的虹膜数据。
冯君在萨琳娜的房间里待了差不多十分钟,一切就齐活儿了,然后他化身赛琳娜,甚至还专门回了地球一趟,订做了一套联邦的军服和军衔。
订制是在义乌完成的,他躲过了所有人的监视,而义乌这边才不会管客人是不是在COSPLAY——只要肯花钱,一切都好说。
订制军服和军衔,让冯君花费了三天时间,但是这无所谓,虫族世界不走字儿的。
化身萨琳娜的冯君,来到了她的办公室,打开她的个人终端,连上了军部的网络。
她的终端口令,是指纹、虹膜加密码构成的,不过指纹和虹膜,冯君都能模拟,至于说口令,大佬表示我早就知道了。
很轻松地,冯君就登上了军网,随便看了一下,还真的发现了不少好东西。
萨琳娜的密级不算太高,但也绝对不低,她仅仅是中校,不过想一想,她可是军部里军衔第三高的女性,所以很多男性上校的密级,都没有她高。
冯君最感兴趣的,是她身为后勤部的一员,有资格调看各种军方设备的维修资料和维修原理,对于他来说,这是能最快速度掌握军方设备的手段。
以前他接触的只有使用手册,现在不但知道该怎么维修了,还能知道为什么要这么使用,当初设计的时候是怎么考虑的。
这些资料就相当宝贵了,对于军方内部来说,这些也许不算什么秘密,所以萨琳娜也有权力看到,但是就连军方自己也清楚,这些资料绝对不能让外面人得到。
冯君翻看了一下资料,尝试着把资料打包下载,终端的界面上马上弹出了窗口,“萨琳娜中校,请您确定,需要下载相关内容吗?”
“下载吧,没事,”大佬大喇喇地表示,“就是确认一下,不会有告警的,那些会发出告警的,都是需要密匙的。”
“我觉得还是等一等的好,”冯君摇摇头,“就算不会告警,我要下载的东西很多,总要考虑一下,下载之后怎么拷贝走。”
“这还考虑什么,下载之后直接把终端带走就行了啊,”大佬理所当然地表示,“反正这萨琳娜也不是好人,做间谍的……可不就应该背黑锅吗?”
“不是你想的那样,”冯君摇摇头,“算了,已经十来分钟了,该离开了。”
如果还想第二次来的话,这一次就不能耽误太长时间,万一露馅了,那可就麻烦了。
在回去的路上,冯君又遭遇了一次险情,大佬提示他,如果他按正常路线回宿舍的话,两百米之后的转角,他会遇到萨琳娜的一名仰慕者。
冯君不得不换了一个方向——女装已经很惨了,他实在不想再面对追求者了,而且对方纠缠得时间略长的话,醒来之后的萨琳娜听到传言,必然会生出疑心。
按着步骤回到萨琳娜的房间,冯君身形一闪,就消失了。
十来分钟之后,萨琳娜醒了过来,“咦,这次怎么突然睡着了?不行,必须要出门了,行百里者半九十!”
她真的没有想到,就在她睡觉的这段时间里,有人冒充她进了她的办公室,还查看了一些资料,在这个过程中,观察到冯君行动的,也不止一个人。
然而,没人会主动跟萨琳娜说起,只要她没有违规之处,谁会问她:刚才去办公室干啥?
说到底,主要还是女兵宿舍里没有摄像头,这就让冯君钻了空子,但是同样的手段,并不适合用在男性身上,不是冯君女装有瘾,实在是——男兵宿舍里有摄像头!
这个晚上就这么过去,第二天,虫族依旧在袭扰下京,冯君闲得没事,索性去了一趟左京,看这边怎么样了——既然决定另外开辟市场了,这边有必要做些表面文章以掩人耳目。
他的手台开机十来分钟之后,何润先的呼叫传来,有点有气无力,“先生你在吗?”
都能监控到我手台了,问我在不在?冯君冷哼一声,“在忙别的事儿,晚些时候再联系。”
然后他关了手台,去白砾滩消磨了半天时间,才又回来打开手台。
这一次只过了两分钟,何润先的呼叫就过来了,“先生忙完了吗?”
“催什么啊,”冯君不耐烦地表示,“有事说事。”
“是这样的,”何润先轻咳一声,“我们矿产设备最近有优惠政策,优惠力度特别大,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您如果还有需求的话,咱们见面聊一聊?”
这明显是算计冯君的,不过冯君对老何根本恨不起来——这家伙说话说得干巴巴的,连点抑扬顿挫都没有,显然是被人逼着念台词呢。
所以他轻哼一声,“嗯,暂时没有类似的需求,要不你帮我申请一下,优惠延期?”
“延期……恐怕不容易,”何润先的心里很挣扎,但还不得不按着军方的剧本走,“你这么做,我有点为难。”
“为难就算了,”冯君淡淡地回答,“生产矿产设备的也不止你一家,到时候再说吧……没准我有更好的选择呢。”
沈部长就在旁边听着呢,听到这话,马上写了一行字,递给了何润先。
何主管扫了一眼,怔了一怔之后发话,还是那种念剧本的腔调,“可是我们现在,能量石有点欠缺,能不能弄点能量石过来?我们愿意高价收购。”
“这是价格的问题吗?”冯君有点哭笑不得,“我就奇怪了,前前后后我给了你多少能量石?那么多能量石不够你用的?”
“但是我们留不下啊,”何润先还在念剧本,但多少已经有了点感情——起码那咬牙切齿的恨意,真不是装出来的,“军方那帮混蛋,硬生生征用了很多!”
“是吗?”冯君听得有点想笑,“那我再给你能量石,你能确保不被军方征用走吗?”
何润先咬牙切齿地反问一句,“军方……他总得要脸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