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柯學驗屍官討論-第408章 現場茶藝分析熱推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柯学验尸官
林新一的语气无比真诚。
因为从肤质上讲,妃英里看着真的比碓冰律子年轻。
如果不是气质稍微有些不搭,她甚至可以毫不违和地穿上女儿的高中制服,假装是毛利兰的姐姐。
这种柯学现象对林新一来说,其实是有些不友好的。
在以前,如果遇到体表保存完整的尸体,法医一般只需要观察死者皮肤皱纹的特征情况,就能大致判断出死者的年龄范围。
知道大致的年龄范围,才能准确地寻找尸源。
可现在,有了妃英里、有希子这几位阿姨的案例…
如果再碰到什么身份不明的“年轻”女尸,林新一就不敢再随便靠肉眼来判断年龄了。
必须综合死者骨骼发育形态、牙齿磨损程度,来精准判断死者的年龄范围。
这无形中加大了工作量。
甚至增添了出错的可能。
还好APTX4869这种变小药没有大规模上市,不然林新一马上就能在柯学面前失业。
“总之…”
林新一把思维拉回到现在,一脸严肃地说出了自己的结论:
“妃阿姨看上去的确更年轻。”
“一点也不像是快要40的人。”
妃英里:“…….”
虽然被夸了,但不知怎的,听着并不让人高兴呢…
不过,再看看碓冰律子那青红变幻的表情…
心情似乎又莫名好了起来。
妃英里嘴角渐渐露出了微笑。
“不…不行…”
“不能让这个女人赢了!”
碓冰律子不甘心地反应过来:
林新一那一番噎人的话语,让她撩人不成,反被人撩拨得怒气上涌、丑态横生。
被这么一闹,仿佛输的是她。
连她的“手下败将”妃英里的心情都了起来。
“但我可没有输啊…”
“你那个老色鬼丈夫,现在可是还傻呵呵地围在我的身边!”
碓冰律子饱含不甘地,隐晦地瞪了林新一一眼。
她知道这小子是个硬茬,勾引不得。
还是只能捡软柿子捏。
而相比于林新一,毛利小五郎才是那个能真正让妃英里心态爆炸的男人。
碓冰律子心里这么想着。
她很快便悻悻然抛下林新一不管,回过头去,继续忙着对毛利小五郎的攻略了。
林新一也乐得无人打扰。
他低下头,收回目光,自顾自地陪着身旁的女朋友吃饭。
“哼…”
灰原哀颇为满意地轻哼一声:
“你做得不错。”
“至少没被那坏女人骗到。”
“嗯?”林新一停下筷子,悄然投来一个迷惑茫然的目光:“坏女人?”
“你难道是说…碓冰小姐?”
“当然!”灰原哀双手抱胸,靠在椅子上,满怀不屑地看向桌对面的碓冰律子:“这女人一上来就在勾引那个毛利大叔。”
“你难道没看出来?”
“额…没有。”
“从一开始,不就是毛利大叔在骚扰人家吗?”
“我看碓冰小姐应付得很辛苦啊。”
“…….”灰原哀无奈一叹:“唉…”
果然…
她男朋友能百茶不侵,靠得全是天赋。
他根本就没看出这女人有多坏。
“笨蛋…”
灰原哀摆出了平时教林新一学生物的小老师姿态。
语气淡漠,目光专注,看着又像是正在自信推理的名侦探:
“你以为那女人是被骚扰的一方?”
“不,这正是那个女人的高明之处。”
“她蓄意勾引那个好色的毛利大叔不说,还把自己伪装成了无辜善良的纯洁女孩。”
说着说着,灰原小小姐的目光犀利起来:
“还记得吗?”
“我们双方刚见面的时候,毛利大叔就当着自己老婆的面,非常轻浮地夸赞碓冰律子的美貌。”
“如果是一般洁身自好的女人,被同事的老公这么搭讪,估计早就觉得心里不适了。”
“可碓冰律子呢?”
“她不仅没有就此跟毛利大叔保持距离。”
“反而在晚餐开始之后,以和毛利大叔拼酒为借口,坐到了毛利大叔身边。”
“这难道不奇怪吗?”
灰原哀有条不紊地复盘着当时的情形。
林新一也不知不觉地跟着进入了推理模式:
“没错…你这么一说,她好像是有点奇怪。”
以毛利小五郎当时表现出的油腻程度…一般的女人,早就躲着走了吧?
更何况,妃阿姨这个正牌老婆还就在面前。
她怎么就不知道避嫌?
“因为她就是在故意地勾引毛利大叔。”
“而她用出的第一招,就是假装醉酒。”
“假装醉酒?”
林新一有些惊讶:
“碓冰小姐难道一直没有醉?”
“可是她脸色那么红,好像是真的醉了。”
“尤其是,碓冰小姐刚开始没喝两杯,脸颊就开始泛红。”
“这说明她体内缺乏缺乏乙醛脱氧酶,使乙醛没法继续迅速转化,才会这么容易脸红啊。”
酒精在进入人体后会先通过乙醇脱氢酶转化成乙醛,再通过乙醛脱氢酶转化为乙酸,最终排出体外。
喝酒容易脸红,其实酒精代谢过程受阻的表现。
所以喝酒上脸的人更容易醉。
而碓冰小姐刚喝没两杯,就脸红得像是火烧。
这说明她的酒量应该的确不怎么样。
而她后来又陪着毛利小五郎喝了那么多酒,怎么可能还是装醉,而不是真醉呢?
“呵。”灰原哀冷冷一哼:“那只是假象而已。”
“你以为碓冰律子是喝酒容易脸红?”
“不…仔细想想,她是不是在刚喝完两杯酒之后,就突然借口去上厕所,消失了几分钟。”
“等再回到餐桌上的时候,她的脸是不是就变得更红了。”
“看着就像酒精上头一样。”
“这….”林新一认真地回忆了一下:“好像的确是这样。”
“不过,这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
灰原哀风轻云淡地回答道:
“她其实根本不是去上厕所,而是去卫生间给自己打了点腮红。”
“那看似是醉酒发烫的脸,其实是被她化妆加深了效果的假脸。”
“这….竟然还能这样。”
林新一叹为观止,而灰原哀只是继续分析道:
“假装醉酒是这种坏女人的常见手法。”
“因为酒精可以成为很多不宜行为的掩护,假装自己醉了,胆子都会变得更大。”
“比如说…”
“在毛利大叔发酒疯揩油的时候,碓冰律子看着像是在努力推开对方。”
“但其实是在假装醉酒没有力气,不仅欲拒还迎地没有把对方推开,反而还跟他黏得更紧了一些。”
“原来如此…”
林新一连连点头,像是开了眼界。
而这时,那毛利小五郎还正好借着酒劲,晕晕乎乎地往碓冰律子胸前凑。
碓冰律子则是神色尴尬地说道:
“毛利先生,你喝多了。”
看着是在努力推开对方的样子。
但小五郎身子太重,推了好几次都没推开。
“我明白了….”林新一自觉已经看出了些许门道:“她现在就是在用你说的那招‘欲拒还迎’吧?”
“不….”
灰原哀一番仔细观察:
“这次就是毛利大叔在耍酒疯揩油。”
“连那坏女人都觉得有些过分了。”
林新一:“……..”
好家伙…让毛利大叔碰上碓冰律子,简直是皇叔遇上了卧龙。
这如鱼得水的样子,不在一起都可惜了。
林新一正这么想着。
灰原小小姐却是已经继续讲起她那,教男友辨别坏女人的讲座:
“除了假装醉酒以外,她用的小手段还不少。”
“比如说,她把靠近毛利大叔一侧的头发撩到了耳后,能让对方近距离欣赏到自己脖颈上的肌肤。”
“再比如说,她酒杯摆放的位置。”
“酒杯摆放的位置…这里面也有门道?”
“当然有。”
“毛利大叔的酒杯放在自己右手侧。”
“那碓冰律子就刻意把自己的酒杯放在自己左手侧,紧挨着毛利大叔的杯子。”
“这样一来,只要盯准毛利大叔端酒杯的时机,她也去端酒杯…”
“两人就能在‘无意间’手碰到手,制造出那种好似‘偶然’的肢体接触。”
“这都是为了培养对方对肢体接触的习惯,为下一步攻略做的准备。”
“原来如此…’
林新一更加叹为观止。
而他感叹着,感叹着,表情就不太对劲了。
他突然沉默下来,表情有些紧张,有些复杂:
“小哀…”
“这种事情,你怎么知道那么多??”
“我….”灰原哀一时语塞。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抿着嘴唇,迟迟没回答上来。
毕竟…为了勾引男朋友而去向贝尔摩德拜师学艺…
这种事怎么好意思说?
灰原哀的目光越来越心虚。
而林新一的表情也越来越紧张。
他悄然凑到灰原哀耳畔,忐忑不安地问道:“你…以前不会有别的男朋友吧?”
灰原哀:“???”
“笨蛋!!”
“你脑子里在想什么?!”
灰原小小姐差点被给噎得窒息过去:
她认识林新一之前才12岁,怎么可能有恋爱经历?!
在那之后,有林新一这个“变态”天天藏在背后监视保护,她又怎么可能跟别人谈恋爱?
“抱歉…”
林新一大大地松了口气:
“是我想多了…”
“不过…”
他又按捺不住地把话题带了回去:
“小哀,你到底怎么会知道这些?”
“唔….”灰原哀脸色一肃:“这种弱智的手段,只有笨蛋才看不出来吧?”
她语气淡漠平静,仿佛这些茶艺都只是正常人的情商入门基础。
“对不起…”林新一乖乖认错。
“哼!”
灰原哀仍是有些气恼。
她也不理会一脸歉意的男朋友,只是气鼓鼓地去桌上拿自己的杯子。
林新一尴尬之下也想喝点水,正好也去拿自己的杯子。
两只杯子的位置正好挨在一起。
一大一小两只手,就这样不经意地碰在了一块。
“嗯???”
林新一隐隐觉得哪里不对。
“巧合而已,别想多了。”
灰原哀的声音清冷如冰。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说着,她悄悄把撩到耳后的头发放了下来,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脖子遮住。